香港管家婆料小幽默

香港管家婆料小幽默

黃海前哨“三八”女炮班︰閃耀一甲子的光榮與夢想


发布日期:2021-07-14 15:43   来源:未知   阅读:

  碧波萬頃,海天一線。www.82254a.com,遼寧省長海縣海洋島猶如威武的哨兵,屹立在祖國的北部海疆。這個只有19.30平方公里的島嶼,自古以來就是兵家倚重之地,有“海上要道一把鎖”之稱。上世紀50年代後期,海島民眾踴躍習武,與駐島官兵同守共建,並肩守衛海防,“三八”女炮班應運而生。60年來,一代代英姿颯爽的女炮手活躍在黃海最前哨,成為一支駐守海防、建設海島的堅強力量。

  1958年,針對當時戰備形勢,某守備區在海洋島張家樓建立了哨所,觀察警戒周邊海域的海空情況。當時,哨所官兵與當地僅有的8戶居民生產生活在一起,戰備訓練在一起,站崗值勤在一起,結下了濃厚的魚水情,漁家人都親切地稱呼哨所為“漁村第九戶”。

  哨所建立時,裝備有1門榴彈炮,官兵在開展自身訓練的同時還幫助民兵訓練。由于男民兵長期出海在外,他們就把在家務農的女民兵組織起來,進行聯防聯訓。

  1960年6月30日,長海縣海洋人民公社嶺後大隊“三八”女炮班正式組建。時任張家樓哨所第一任班長的張喜成就是“三八”女炮班的第一任教官。掌握操炮技術,既動腦又動手,還要練體能,這對于習慣了操持家務、文化水平不高的海島婦女來說談何容易。

  炮長為了學會口令,請部隊教員把口令寫在紙條上,揣在兜里,走路、做飯和睡覺前都背上幾遍;瞄準手將教員講的瞄準要領編成口訣、畫成圖表,貼在灶前,寫在炕上牆上,一有空就練。

  第1代女炮班共有5名成員。她們中年齡最小的19歲,最大的36歲,其中3人已是孩子的媽媽。為了不影響訓練,3位“媽媽兵”訓練時就把孩子抱到訓練場,在地上鋪上小被子,建起“陣地托兒所”,孩子在一旁玩,她們在一邊練。

  拉炮栓、開大架……練上一天,累得腰酸腿疼,晚上睡覺腿都不能打彎兒,可第二天,她們還是照樣走上訓練場。冬練三九、夏練三伏,再苦再難,沒有一個退縮的。

  功夫不負有心人。1961年8月,海洋島“三八”女炮班第一次參加軍民聯合演習實彈射擊便取得了首發命中、3發全中的優秀成績。1964年8月8日,全軍炮兵比武大會在大連某靶場舉行,特邀女炮班為大會做射擊表演。在全軍眾多炮兵射擊能手面前,炮班的女民兵們沉著冷靜,完成了對預定目標的射擊,取得了9發9中的優異成績。

  成績面前,炮班的姑娘們沒有驕傲,而是與哨所官兵一起總結經驗,把榮譽當作新的起點,激勵一代又一代女炮班成員保持訓練勁頭、提高軍事技術。從1962年到1965年,她們共進行了18次實彈射擊,次次取得好成績。

  上世紀七十年代,“三八”女炮班發展到第4代。都說“創業容易守業難”,一個人丁並不興旺的小島是如何將愛島興武的接力棒一代一代往下傳的呢?答案在一茬茬炮班老成員身上——她們把自己的妹妹、女兒送到炮班。僅第1代炮班炮長王淑琴家先後就有5人加入到炮班中。

  海島人知道當炮手要吃很多苦,都不理解,她們卻堅定地回答︰“當民兵啥也不圖,只圖海防有人守,炮班有人接。”就這樣,老民兵們人雖然離隊,但心始終系在炮班上,思想上幫助、技術上指導,母傳女、姐傳妹、嫂傳姑,“軍民聯防,同守共建”的光榮傳統就這樣被手把手接續傳承。

  上世紀90年代初,第7代炮班缺少一名炮手,第1代炮班成員徐福英知道後就動員她的兒媳參加。那時,參加民兵訓練所得補助遠遠比不上到海上干一天零活兒所掙的錢。剛開始兒媳沒答應,徐福英便把她領到炮班的陣地上,給她講起炮班的歷史,“我們漁家兒女可不能只顧個人致富不想國家安危。”兒媳听完深受感動,當即決定報名當炮手,並在後來的多項活動中表現突出,被評為“勞武能手”。

  那時候,不僅訓練任務緊,炮班所在的鄉養殖場,生產任務更是繁重。1983年,鄉里要發展扇貝養殖,可由于沒有經驗,誰都不願意承擔這個風險。面對這種狀況,炮班的姑娘們主動請纓,參加養殖科研小組,攬下試養任務。

  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當時科技還不發達,海上作業遇到的困難,就是生長在海島的姑娘們也常常招架不住……“想想前輩們吃過的苦、流過的汗,這點兒小困難,炮班人怎能喊累?”年輕的女炮手們在第7代炮班班長張淑萍的帶領下,發揚老炮班“一手拉漁網,一手拿鋼槍”的光榮傳統,咬牙將困難一一克服。

  經過兩年的努力,炮班所在的實驗小組在上級科研部門的指導下,終于試養成功,為全島扇貝養殖業的發展積累了經驗。1985年,大連市水產局在海洋島召開現場會,推廣了海洋鄉的經驗,女炮班也被譽為“海上花木蘭”。

  1987年,遼寧省委、省政府、省軍區授予女炮班“光榮傳統代代傳的‘三八’女炮班”榮譽稱號。同年7月,沈陽軍區發布命令,授予海洋鄉養殖場基干民兵連“三八”女炮班“黃海前哨模範女炮班”稱號。

  時間跨入21世紀,隨著民兵調整改革,“三八”女炮班隊員的職業也有了很大變化,她們中有教師、護士、政府職員……無論是受教育程度還是物質生活水平都比前輩們要高。雖然不再是打魚撒網的漁家女,但女炮班的精神傳承絲毫沒有變。

  2015年7月,新一茬炮班成立了。在一半是新成員的情況下就遇到了兩件大事︰一是炮班的裝備由“雙37”高炮改訓“雙35”高炮,這種炮操作起來更加復雜,新人新裝備磨合起來更加困難;二是7月下旬就要參加實彈演練,時間緊迫、任務重大。

  現在回憶起來,班長牟隻麗對那段時光記憶猶新︰“大家都較著一股勁,你努力我要比你更努力,誰都不做拖後腿的那一個。所有人都是早上不見太陽就出門,晚上太陽落山才回家……”一分辛苦一分甜,在不久之後的實彈演練中,姑娘們干淨利落地奪下頭彩——首發命中。

  是什麼讓這群姑娘有如此堅韌不拔的拼勁?海島人形容她們就像海灘上的一種植物——海蓬花,生命力極強、迎風傲立、常開不敗、香飄海島。

  一炮手王曉鳳說︰“我夢想參軍,但未能實現,如今有和部隊一起訓練的機會,我想證明我們民兵也好樣的。”五炮手鞠秀娥說︰“最初我是不想來的,可一旦干上了,就沒有道理比別人差,我不能為這個集體抹黑。”二炮手王雪說︰“我打小就看著老炮班的人穿著迷彩服英姿颯爽的樣子崇拜極了,如今我的女兒也愛看我穿迷彩,她為有一個當民兵的媽媽而驕傲。”

  或許每個人最初的目的不一樣,但集體的力量是無窮的,一旦加入這個集體,便會不由地心往一處想、勁往一處使,用班長牟隻麗的話來說就是︰“女民兵是我的‘第一身份’,現在出去,逢人介紹必稱‘她是女炮班的’。”

  炮班的影響力不僅從精神上培養了她們頑強的斗志,同時也具現在隊員的生活中、工作里。現任14代炮班成員中,有4名黨員,其中2人是在加入炮班後被發展的,2人成為村辦事員,在基層工作崗位發光發熱。2019年,“三八”女炮班被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中央軍委政治工作部、中央軍委國防動員部授予“全國國防動員工作先進單位”榮譽稱號。

  60年,一個甲子。“三八”女炮班經歷風雨洗禮,一代代成員切身踐行“忠誠勇敢、精武善戰、不屈不撓、砥礪前行”的炮班精神,如今“三八”女炮班這面旗幟在祖國海疆的經濟和社會發展建設中,風采不減,更勝當年。